赛事

【龙洞越野赛】越野初史-纵享风雨泥雾,湿滑体验

 2015年5月24日 广州龙洞越野赛  天气:持续暴乳
  本次龙洞越野赛与河流姐组队报名半程混双组(官方数据,距离:18km,爬升:1200m,关门时间:5小时)
  不知是否因为第一次参加越野赛,赛前竟然到了5点才睡着,6点就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洗漱完毕,背上装备(装备当然是前一晚就准备好拉),吃了早餐出发前往赛场:龙洞筲箕窝水库。
  才下公交,即刻下起了暴雨。要知道开赛这一周雨水就没停过,此时雨水再次袭来,仿佛在向所有参赛选手们宣告!今天,就等着被我们肆虐吧。
  步行前往1公里外的起点,领取成绩记录指卡,乖乖奉上押金100大洋。
  时间流逝着,庞大的粉衣军团也在慢慢汇集,各队分别领取指卡,存包。
  09:05比赛正式开始,比预计稍稍晚了5分钟。在出发前,当然少不了集体马叉,庞大的粉衣军团集合一处,刹时骚气冲天,亮瞎整个赛场。期间持续暴雨,“未出发,鞋已湿”是此时最真实的写照。
  500人规模的比赛,说大不大,但出发不到300米就进入爬往凤顶的2000级石阶,这样的赛道设计导致从出发就开始大塞车,无法奔跑的我们,只能跟着前方的脚步慢慢的往山顶挪去。途中因我想尽量前抄,带着河流姐走了一段稍微有些陡的土路,河流姐可能因为刚出发,状态还没调整过来,不小心滑了一下。果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乖乖跟随人流吧。
  09:35左右我与河流姐较为轻松的登上凤顶,停留2分钟休息调整。接下来到CP1是近4公里的土路。
踏凤顶,跨绝望坡,越深沟,翻公鱼岭。
途中有湿滑的急升坡,只能一步一脚印踏踏实实的缓慢前进;
途中有平缓的小升坡,提一提速咬牙冲上去;
途中也有陡峭泥泞的急降,在一株株树儿的协助下来到山脚;
途中当然还有那平缓或稍缓的小下坡,踩着赛道两旁未遭践踏的树叶飞速掠过。
  在这,必须介绍一神器“登山杖”,登山杖(双杖)在长距离徒步中的实际作用早已得到广大户外人的肯定。在越野跑中登山杖也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湿滑的赛道里,多次靠它瞬间找回了重心,上坡靠着双杖支撑推进保存体力,下坡靠着3点不动1点动的技巧安全下至山脚。
  10:40左右抵达CP1,抵达CP1前才发现戴在手指上的指卡不见了(苦笑),仔细想想完全没印象指卡在哪丢了,再返回去寻找显然不现实。急忙与河流姐碰头,说明了情况,俩人无奈的接受现实,然后调整心态。进入CP1补给点,CP1是珠江跑群的义工在负责,下到来就被人指引着打卡,尴尬的表明指卡弄丢了。在CP1稍稍休息5分钟,河流姐给我递了几块橙子,提起脏兮兮的爪了接过三下五除二就送入了腹中。不得不说CP1的补给稍显单调,只有水、宝矿力、橙子和香蕉。
注:抵达CP1后见着这么一幅画面,我不知其他小伙伴会如何想。但我想说在户外中有个“三不借”原则:不借水、不借光、不借钱。饮用水,在户外中那就等同于生命,在户外你再多的钱都买不到可直接饮用的水。但在这,我竟然看到饮用水被用来洗手,这……只送俩字,呵!呵!
  从CP1出来是一小段下坡的盘山公路,刚补给完的我们如同见了春哥“满状态”复活。
  稳步前行,上上下下中到了猪场这段最泥泞的泥浆滑道。在这3步一滑,5步一摔,10秒一尖叫的地段,在这个残酷的赛道与阴郁的天气中大伙的笑容显得格外的灿烂,在这一瞬,我们已不再是对手,而更像一家人,大家都在相互提醒,鼓励。那一句句小心,注意安全,注意脚下,这里很滑从旁边绕,注意下面有铁丝别刮到了。此时是多么的暖心,瞬间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wx/wx。这感觉真美好。
  虽然提醒过小伙伴们,但还是有小伙伴被铁丝划伤了/pz/pz
  下了猪场跑上机耕路,机耕路此时在我们眼中是那么的可爱,放开脚步飞奔而过,并随时留意河流姐的状态,一路保持我俩都在相互的视线中。CP1-CP2路上开始见着CBN的义工,感谢摄影师秋萍、乐琪冒雨在机耕路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影片。
  翻过梯子岭就到CP2,即我们的“大本营”CBN负责的补给点。
  即将到达CP2的我们,终于碰上了全程折返的第一支队伍“CBN越野-两个大帅哥队”的国敏与TIM(CBN队长),身为CBN一员的我们高声欢呼着为队长加油,但平时笑容挂脸的队长此时却黑着脸,两眼无神的从我们身边飘了过去。我这才意识到今天的天气,路况等原因把队长这位100公里越野大神虐爆了,此时的我们多么庆幸报的是半程组,因为从CP2到终点只剩那么短短的4km距离。我们侧身把队长让过去后继续前行。
  12:45左右抵达CP2补给点。才刚一落脚年仅13岁的义工张林海(真厉害)小朋友(永生哥与均均姐的儿子)就冲了上来,热情急切的问我需不需要装水或宝矿力,说实在,我被小家伙的热情劲吓得愣了几秒,急忙把水壶交给他帮我装水去。而饥肠辘辘的我则找吃的去了,才到桌前我就惊呆了CBN的伙伴们真给力呀!葡萄干、榨菜、花生米、沙琪玛、方包(专人涂酱)、香蕉、橙子等等,此一对比CP1那单一的补给直接完败。顾不上清洗脏兮兮的双手(其实是根本无水清洗),左手一把榨菜,右手一把葡萄干,就这样吃了起来。
———-  我是分割线  ———-
个人理解普及:为什么吃了榨菜与葡萄干呢!
  运动中,出汗是帮助身体散温的自然反应,在带走燥热的同时也带出了体内大量的盐份、电解质等身体所需的微量元素。榨菜在户外被称为圣品,它口感良好,并且可以适量的补充身体所需的盐份。
  据有关研究,有氧运动前40分钟是燃烧体内的糖份,40分钟后开始燃烧脂肪。长时间运动若没得到适当的补充,那么低血糖将随时陪伴在你身边。
———-  我是分割线  ———-
  在此休息了近10分钟,接过真厉害送来的水壶,与河流姐继续上路,沿着机耕路前行400米,进入最后的爬升阶段,爬升150米左右登上华南第一坡。既然有爬升,那当然就有下降,从第一坡下到入山口海拔降低260米左右,路况当然不用问,纵享湿滑是本次赛道永恒的主题。
  路上碰见每位全程折返的小伙伴,都会对着他们说句:“加油!注意安全!”无论大家是否认识。进到山里的我们,彻底脱离了城市的喧闹,纷争。宁静、平和的内心,使我们更宽容、谦逊。遇到困难会果断的伸出援手,见着垃圾虫会毫不犹豫的痛斥、指责,个人的经验之谈会毫不吝啬的与同伴们分享。这尽显人情味的山,唤醒了更多的人性。或许这就是我喜欢它的原因,或许这就是户外的美,或许就是越野跑的魅力吧!
我喜欢它,连带着喜欢所有喜欢这项运动的人们;
我敬重它,连带着敬重所有喜欢这项运动的人们;
  来到山脚,这到终点是仅仅不到1㎞的盘山道,当然是撒腿狂奔。还在大坝上就已听到CBN的加油声、欢呼声!终于,我们踏着一致的步伐到达终点,冲过拱门,我们!完赛了。虽然没有排名成绩,但我们还是领到了完赛奖牌。手表记录完赛时间4小时53分,此时已是下午14:00。
  在这人生中短短的5小时里,我们相遇,同行,分离。留下的是一滴滴汗水,一个个脚印,一张张笑脸,一声声加油!一句句注意安全,一次次守候相伴。借赛事总监业师傅的话:“为所有在赛道坚持完成的选手鼓掌!遇到这场恶战,成绩显然变得不再重要,关键是你和你的伙伴收获了一段不凡的经历和友情。”是的,我收获了一段不凡的经历与友情。感谢,感谢,感谢!
再大的苦难,也掩盖不了你那美入心肺的笑容。
  极端的天气、线路造就了史上完赛率最低的越野赛,官方数据显示本次比赛完赛率不足16%。
  CBN越野本次报名参赛队伍26支,顺利完赛12支,完赛率46%。
CBN越野成绩统计:
  全程男双组,CBN越野包揽前六的一,二,四,五,六名。半程混双组,夺得前六的二、四、六名。有望冲击全程混合组前三的纤维丛和BONO组合,因意外伤退。
全程男双
第一:CBN越野- 两个大帅哥队 TIM/国敏         6:36:33
第二:CBN越野- 全烧队       高烧/QUAN          6:40:08
第四:CBN越野- 两个高佬队   曾祥/吴万伟      6:59:10
第五:CBN越野- 幻道队       幻心/道长            7:31:24
第六:CBN越野- 纵横四海队   黄应辉/史立军  8:04:14
半程男双
第十二:CBN越野- 古东队 钟远富/郑旭东   4:47:46
第十五:CBN越野- 发财队 祝喻甲/李海波   4:53:38
第十七:CBN越野- 机器人 符安华/林卓旸   4:58:45
半程混双
第二:CBN越野- 松鼠队   黄斯亮/黄宇峰   3:16:30
第四:CBN越野- 壁虎队   永生哥/均均       3:46:08
第六:CBN越野- 尽享自由 东哥/文洁         4:22:04
第八:CBN越野- 彼岸     宝丁/阿光            4:35:42
请注意,前方开启吐槽能量:
1.路绳布置:1、绳子太细;2、绳子太短;下深沟与下猪场两段路。
2.备用线路:如此天气,如此路况,竟然没有启用备用路线,让全程选手原路折返,前头部队与半程选手撞车不说,单是那被几百人践踏过的猪场,深沟,绝望坡路段都是危险重重。再说部分路段仅能一人安全通过,强行多人通过会增加意外风险。撞车后风险无限增大。
3.关门时间不够灵活,全程组辛苦到达CP5,却被告知已被关门。CP5-终点只有5.5km且有1km是石阶路。或者临时改变路线为机耕路,路程也是5km左右,安全性大大提高,同时也成全了参赛者。
4.应急措施:CP5有参赛者受伤,需要送医救治。并且CP5小车可以入内,主委会竟然让一辆越野摩托车去接伤者,这逻辑实在跟不上。
5.在CP5被关门的参赛选手竟然需要自行走回终点。
6.CP1补给品种类,数量都相对较少,到达补给点晚的参赛者无法得到充分的补给。并且还有使用饮用水洗手这等事情发生。
7.说好的每个CP点都有裁判检查必带装备的,裁判呢,裁判,裁。
8.还有参赛者在战斗着,但终点却已开始撤场,冲线拱门已收。最后回到终点的选手,虽也赢得欢呼,但却像少了些什么。望着场中干瘪的拱门,不知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希望主委会多为选手们想想,换位思考思考,感谢。
为主委会说两句:
终点的炒饭相当的好吃。
奉上,粉旗飘飘
  最后,其实还有好多东西想写,但奈何从小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实在组织不起语言了。这次,就这样吧。写的不好,各位读者观后轻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