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

小碗细米:唯独你是不可取替

与CBN结缘,始于2015年年初江边跑步偶遇车陂南雄。当时他叫我加群周二跟大家一起跑,还告诉我CBN有好多变态大神,动不动就百公里、9桥、火凤火、火帽火等,我当时不懂9桥是什么,何谓火凤火、火帽火。百公里我大概明白,可是一百公里下来,腿还能要吗?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加入了CBN。自此开始了我的义工生涯。

加入CBN前我只知道路跑,不知道越野跑。3月8号从化天空跑做义工,终于见识到虐身虐心十足的越野跑,那天天气还可以,阴天但至少没下雨。我跟着班超、菜刀、格林和鸟叔大神,一边熬粥一边记录选手成绩,还可以偶尔腾出手来帮人倒水。看着大神们个个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神态难掩兴奋,看得出真的很热爱越野跑。3月底终于有机会跟大神们上山,当时是菜刀总管带我,事先已说好要走腐败路线,抄近路。开始的水泥路段都是走的,到了山路的时候,菜刀暴露出凶残的本性,连催带赶像赶鸭子一样赶我跑,可怜我当时还处于生理期啊,是否CBN大神都如此残暴,不懂得怜香惜玉!为了能吃上烧排骨,我也忍了,一路跟着刀神跑啊跑,终于在凤顶跟上大队,中午吃到了传说中的炳叔烧排骨。吃完午饭还从筲箕窝水库走回B11总站,又吃了传说中的豆腐花,然后就回家了,然后第二天走路就需要扶墙了,那酸爽滋味持续了整整4天。

2
在加入CBN之前,在朋友里我算是体能比较好的,以壮实出名,江湖人称李公子。当然加入了CBN之后,我终于认识到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渺小。我的朋友都比较懒,只有我会经常跑步、爬山、骑车,曾经有同事看着我的腿说,女孩子还是玩一下瑜伽和游泳好了,别再跑步了。听完这话,我只能默默地走开。我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辩驳,不需要证明,跑步在我心中是不可取替的。现在跑步对我来说,已不再是为了维持体重那么简单,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它已成为我的习惯,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那么自然。它带给我很多很多,像朋友一样默默地陪着我,晴天雨天有时,开心沮丧也有时,车陂南洒下太多太多汗水与泪水,在我艰难的时候,有它。它见证了我的心事,也陪着我一起成长。我怎么能放弃它呢,怎么舍得放弃它呢?

周二约跑在车陂南做过几次义工,被大神们问为什么没见你跑过呢,老是做义工。因为我一定要吃完晚饭才跑得动啊,晚上7点半起跑对我来说太早了,只能做义工了。记得去年跑广马的时候,早餐明明吃得很饱,起跑前还吃了一个士力架,跑了不到10K就饿得不行了,一个半马我吃了3个能量胶,好可怕的样子。5-24龙洞越野赛菜刀总管安排我登记通过CP点的选手队号,CBN承担了CP2和CP4两个点,而参赛队伍有200多队,人数接近500人,任务很重哦。比赛前一晚,刀管才发全程与半程的队号照片给我,解释蓝色号码布是全程,黄色是半程,0代表男双,1代表混双,我当时还问他为何没女双,他说女双算进混双里面了,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是女双嘛。

第二天早早爬起来,匆忙吃了早餐,就去赶车了。路走到一半就下起雨来,7点40分左右到达菠萝山庄雨也没有停,那时已经有选手穿着雨衣陆陆续续过来报到了。刀管安排了蚊子大人跟我一起记录队号,她负责记录全程,我负责记录半程。安排好任务和物资,面包车又摇摇晃晃地向我们的CP点出发了,4公里路感觉走了好久啊。山上很安静,路很难走,车开得虽然慢仍然颠簸得很,路上还要偶尔下车清理树枝等路障。天气如此恶劣,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会不会取消比赛,会不会有人受伤?搭好帐篷后才发现一个帐篷实在小,放了物资之后都容不下几个人,后来补给的时候许多义工都是站在雨中给选手们倒水递吃的,衣服都湿透了。山上蚊子很多,我们都擦了药水还是被咬得很惨,后来白云Young还特地去找了桉树枝挂在帐篷里驱蚊。Roc、木人和蚊子(这个蚊子不咬人)还把桉树叶塞在袜子里防蚊,很搞笑。11点多我们CP点的水还没送上来,饮料只有脉动,导致前面的选手都没有水补给。11点15分左右,第一支队伍两个大帅哥队通过了CP2,紧接着是全烧队,珠海越野队,两个高佬队,然后是幻道组合。幻道组合很受欢迎哦,回程经过CP4的时候义工们都争着和他们合影。我是乱Q甘队的粉丝,本来打算跟偶像合照的,但是后来队伍太多了,只顾着看号码牌,都不知道偶像们什么时候经过我们CP点。

3

前面经过的队伍不多,我和蚊子还是比较轻松的,还可以一边记录,一边帮忙补给,还有时间和选手们聊聊天,问他们有没摔跤,有没有摔疼。因为出发前刀管特地交待我们,对选手们态度要好点,要温馨提示不能大声吆喝。大小姨妈、转折点、真厉害、白云young、木人他们都忙坏了,估计切水果都切到手软,CP点的补给又不够,连义工的午餐面包都要贡献出来。摄影组、赛道指引组还有巡逻组的小伙伴们都要在雨中站一天或者走一天,为了比赛能顺利完成,大家都付出很多,好赞!后来人实在太多太乱,我和蚊子唯有走出帐篷,来到小路口守着,感谢那位帮我们拿打卡机的大神,忘记问他名字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CP点附近的路早已被踩到泥泞不堪,选手们从坡上冲下来溅我和蚊子一脚泥。雨虽然停了,但选手们基本上都湿透了,还沾了一身泥,看着他们疲惫又狼狈地吃喝,我心里暗暗在想越野真的那么大魅力,值得你们要死要活,风里来雨里去泥里打滚?我觉得我应该要试一下,试过才知道个中滋味,我想到时候我会得到答案的。目前已预约鸟叔做我的教练哦,相信鸟叔会为我量身打造训练计划的,在此提前感谢鸟叔大神,请别客气,请放心虐!我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脏怕没好吃的,但相信虐几次之后,在泥里打几次滚之后会改善很多的。

5

只跑过一次半马的我很菜很菜,今年3月前从未跑过山,都是爬山居多,而且比较悠闲腐败。最虐的一次是去年国庆爬肇庆冷瓷顶,在山上迷路了,辗转12个小时才下山。我在山上摔了一跤,下巴磕在石头上,皮开肉绽。第二天我妈看到我下巴上长长的一条血痕和满腿淤青,说了一句你死咧(这是我们的家乡话,粤语系你大锅啦的意思,普通话是你这么严重的意思)就带我去医院。我问医生伤口需要缝针吗,医生说不需要,吊个针或者开点药吃吧,我直接拒绝了。后来我妈告诉我,医生说我很倔强。是啊,很倔强,不倔强怎么跟大神们一起玩耍呢?

 

4 900 1

 

我已准备好了。

One thought on “小碗细米:唯独你是不可取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