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

鼠标:张掖,又一次成长历练

自从今年2月份拉了一次火帽火之后,左脚的髂劲束出现了问题,每次跑5公路左右就疼,无法继续跑,断断续续休息了一个多月,三月份带着伤痛跑了清马,成绩不甚理想。4月初开始做身体的日常拉伸,髂径束问题慢慢的好转,但由于伤痛期间,我还坚持跑步并适当的跑山,力量和重量都用在了右脚上,右脚的压力徒增,髂径束是好了,但右脚膝盖的磨损加重并隐隐作痛,所以平时只能慢跑不能拼速度不能加量。

4-6月份走跑不超过600K,为了参加黑夜50,四月底拉了一次黑夜火帽火,回程在绝望坡左脚膝盖出现了一阵阵的闪痛,可能伤痛在慢慢恢复而自己急于拉链长距离高难度路程所导致的不适应吧,还好能及时调整恢复。黑夜50变成25,心有不甘,首野就这样被阉割了,甚是遗憾。6月份走跑量徒增,状态也在慢慢的恢复,跟着CBN的大神们跑了三次九桥(两次顺利完成),一次火帽火(跑成火帽华渔),基本上没有缺席过每周二的例跑,贵阳马拉松也如愿破四,状态在慢慢的恢复……

参加张掖国际越野调整赛也是无心插柳,随着状态的慢慢恢复,越野的心再次被唤醒,加上西北有位8年未曾见面的老友以及那些传说中壮丽的景色深深吸引着我,于是果断报了50公里组。

由于工作繁忙和家事较多,直到开赛前的一周我才计划好行程。7月16日晚上飞到兰州的时候已经是17日凌晨2点多,洗漱完毕三点才睡觉,早上8点多就起床了。去朋友家做客,她带着我去吃正宗的兰州拉面,匆匆忙忙中错过了12:10兰州到张掖的动车,只能等下一班,到达张掖丹霞小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上海的巧虎兄等了我很久,当我下车的时候迎上来帮我拿行李,很是感谢。西北的天空很奇妙,天很蓝,层峦叠嶂的丹霞景观让人醉,将近9点多钟天才完全黑,有点时差倒不过来了。丹霞小镇的宾馆都是新的,进入房间一股刺鼻的装修味道袭来,差点让我眼睛睁不开,偌大的窗户只能打开一小扇窗,想透透气都不行。7月17日晚,赛前一晚直接无眠,张掖的天空早上5点半就天亮了。6点左右就起床了,洗漱完毕到镇上吃了碗拉面,然后回到宾馆就是一阵排空。


50公里组在18号上午9点正式明抢开赛,热辣辣的太阳已经高挂于天空,起点海拔将近1700米,开始几公里跑得很吃力,第一次在高原地区跑,呼吸不畅,总觉得不够氧气。到兰州的第二天嘴唇就干裂了,鼻子也有点血丝,每跑一定距离,我都要清理鼻子,呼吸很是不顺畅,跑起来挺辛苦。从起点到CP1都是在丹霞地质公园里的水泥路、板砖路跑,路是好跑,但起伏不断的波浪形路面跑起来也不是很容易,加上热辣的阳光,大汗淋漓,比平原地区暴晒还严重还难跑。CP1-CP2的路段属于砂石泥路,坡度缓缓上升,由于气温高、海拔高,跑起来也辛苦,不少人体力慢慢开始透支了。坑爹的CP2-CP3来了,全路段将近20公里,中间完全没有任何补给点,要淌水溯溪至少15次以上,不少路段路窄不好下脚,刚淌过一段溪流,不到几十米又来一段,高山雪水的融化冰凉冰凉的,跑累了淌淌这些溪水还是挺舒服的,望着头上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四周高山草甸青青绿绿,景色让人醉。在这段将近20公里的路段中,我只吃了一小包巧克力球,在离CP3还有几公里的地方,看到一牧民摆摊卖西瓜和酸奶,果断坐下了吃了半只西瓜和一碗酸奶,休息了大概10几分钟,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于是继续出发。

终于达到CP3,补给点还是挺坑爹的,香蕉没有了,只有饼干、泡面和功能饮料,西瓜的饱劲还在,喝了一口水就继续出发了。从CP3出发没50米,就要爬一座大概3000米的高山,路线标示还不清晰,不少人被困在了山脚,这回我们这些经常在广州跑山的优势来了,陡峭的坡也挡不住我的步伐,一股劲就往上爬,秒超众多选手,但可能是由于高原的原因,爬着爬着,突然间心跳加快,有点喘不过来,于是果断放慢速度调整步伐和呼吸,适应环境后继续快步前行。CP3-CP4属机耕路,看起来还不错,但根据组委会提供的海拔爬升图,这段路也是慢慢爬升的,路是宽了,但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参赛者来说,难度还是不小的。CP4到终点只有6公里,都是在宽敞的泥路机耕路上走跑,表面上看起来很好跑,但是终点是在第二海拔高度的地方啊,6公里的路段有两个大坡,特别是有个坡,估计有2公里长,其中有一公里的坡度竟然只比绝望坡缓一点,宽敞的泥路根本无法直走,只能之字型的走,比爬绝望坡还辛苦啊。爬上了最后一个山头,终于看到了终点的拱门,加速冲刺,7小时43分完赛,男子组第24名。

2015年张掖国家越野挑战赛50公里组全程大约51公里,累计爬升2200+米,起点海拔约1700+,最高海拔月3100米,终点海拔2900+米,从起点到终点的爬升路线就像牛市的走势图,不断上升,终点还差点设在海拔最高的地方了。表面上这些数据比广州传统火帽火的难度要小,而且还有不少宽敞的道路可以跑,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最大的问题就是高原。由于高原气候干燥,比赛那天我的嘴唇就开裂,鼻子干燥出血,呼吸不畅,35K后一加速跑头就疼,爬海拔高且陡峭的山时突然会出现心跳加快的情况,有几公里路我根本无法走直线,总感觉要摔倒。后面想想,出现这种情况与我睡眠不好和不适应高原气候有很大的关系。对于专业选手来说,他们在日常的训练中各种路况和环境气候都基本上遇到过,所以在比赛中就不会有大问题,而对于普通的业余爱好者而言,适应环境要有一个过程。

这次比赛基本上聚集了国内醉顶尖的越野跑好手,闫龙飞、运艳桥、杨家根、游赔泉、东丽、马妍星等,赛前在组委会张掖到丹霞小镇的巴士上偶遇了运艳桥并合影,到小镇面馆吃面的时候和他同一桌,看着大神的一言一行,很是兴奋激动;在入住的酒店遇到了深圳的女神大海(樊凤娟),和女神聊了下并拿着CBN的队旗合照,后来她得了女子100公里组第6名,16个多小时完赛,恭喜恭喜。在起点游玩的时候碰到了游赔泉和斯国风,巧虎兄遇到了东丽并主动搭讪,哈哈,他说东丽实在是太小巧玲珑了。


虽然这次张掖国际越野挑战赛由于经验和参赛经历的原因只参加了50公里组的比赛,性价比不高,但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如果没有过类似参加经验的最好准备登山杖,单杖双杖都行,当你急速爬升的时候杖的作用非常大;这次50公里组淌水至少15次,根据个人经验,如果不下雨且日光充足,完全可以穿鞋淌水,鞋子湿了后在跑动中会慢慢的变干,我这次全程就一双鞋子一对袜子,除了被水泡得有点发白的脚,没有起水泡,当然,这种情况因人而异;赛后,正常来说一般人应该会腿脚酸痛,但我除了完赛后的那天晚上再次无眠之外,没有其他情况,身体没有一处酸痛,想排酸都没得排,我觉得可能还是由于气候的问题吧;在比赛期间的饮食基本上每餐都是拉面,感觉能快速的填饱饥饿感,跑起来不会肚子疼。

感谢CBN大神们带的拉链,6月份整体跑走量的达到了330KM,对于状态的恢复有很大的帮助,赛前的目标是计划8小时内完赛,虽然超过了预期(50公里组共150名选手完赛,名次24/150),但感觉提升的空间还非常大,继续积累经验,为下一个越野赛准备。

最后祝贺CBN团队的熔岩(男子100公里组,18小时完赛)、巧虎(男子100公里组,因伤21小时完赛)能顺利的完赛,感谢夕夕现场给我们留下美好的印记。在CBN三周年之际,我们在张掖与广州的伙伴们遥相呼应,祝贺CBN三岁生日,在未来的日子中,CBN广州越野肯定能够继续茁壮成长,尽情的发挥越野的精神。

Challenges Begin Now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