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

艰难完赛的UTMF之赛后回顾

Bono抽中TDG后,我们都为其即将参加巨人之旅感到高兴。跑了那么多越野赛,CBN终于走出国门了,而且是去了最难最顶级的赛事。于是当UTMF开始报名的时候我就有些按捺不住,想要怂恿诱惑小平和茶多酚同去,但是最终两人都因为其他原因未能报名。一个人出国其实也挺好的,几次一个人出国都还认识了不少朋友,所以,虽然遗憾,但我还是选择了独自出征。

CBN报名UTMF的虽然只有我一个,但广州跑友还有另外4个人参加(辉辉、业师傅、国、歪歪),我休假时间确定的比较晚,所以住宿也落实的晚。原计划东京跟着辉辉住,河口湖跟着阿国住,但是后来徒弟黑莓推荐了河口湖一个台湾人开的民宿,想着跟华人汉语沟通方便,于是河口湖最终选择了湖栄民宿(Koe House)。后来证明这个决定是非常英明的,因为湖栄离车站只有100多米距离,而且比赛期间,车站到起点(八木崎公园)组委会每小时都有免费的穿梭巴士接送,非常方便。😄

去年为了备战TNF100和HK168,我基本上每月保证300km的跑量,今年上半年由于参加杭州100和北京TNF100的缘故,4、5月份跑量更是保持在400km~500km之间。每周五跑9桥(CBN固定约跑线路:沿广州珠江边跑,经过市区的9座桥,全场约33公里)、周日跑山几乎是我固定的训练模式。2015 UTMF比赛时间在9月,整个夏天我都没有赛事,于是6月份降低了跑量,本想7、8月份恢复跑量保持状态。哪知道天意弄人,7月公司一个项目启动,进入繁忙模式,周末加班成为常态,导致7、8月拉练时间严重不足。没有时间跑山,甚至常规9桥拉练也得不到保证,结果7、8月跑量都不足300km。幸好9月有个抗战胜利日,3天搞了两个长距离拉练。于是在9月20号出发日本前,又凑了2百多的跑量,算是匆忙中完成了UTMF的备战。😥

9月20日到达东京,开启了赛前休闲放松模式。早上跟辉辉一起短距离晨跑保持状态,然后就是东京各种逛各种吃。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日本的绿化及环保意识,街上没有垃圾桶但却看不到一丝垃圾。


23号出发河口湖的时,歪歪、环岛路、华仔、海连和古艳等也已经陆续到达。

到达河口湖,入住湖栄民宿又遇到同样参加UTMF,来自马来西亚的一群华人。越野界盛大Party终于要开始了。😊

9月24日领取号码簿、检查强制装备,自然又遇到各路国内名人,其他不多说,先来签个名,难得来一次国际大型比赛,收集跑友的签名,也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情。

24号下午河口湖已经下起雨来,根据天气预报,未来比赛的两天,也基本上是阵雨天气,这多少给比赛增加了难度,也带来一些安全隐患。虽说在国内已经历了2次,但即使对我这个怕热不怕冷的人来说,对雨战也谈不上好感,主要是雨天容易失温,而且路滑,我习惯的高步频快速下坡,也不安全。赛前想太多是没有用的,湖栄老板娘Mina推荐去泡个温泉,听说河口湖温泉非常出名,去放松下也挺好。等温泉出来,看到Lea发来的消息,提醒我比赛线路已经修改,看来官方也担心雨天安全问题,主动修改了危险路段。

CBN虽然只有我一个人参加UTMF,但是大家都有默默关注比赛进程,为我鼓劲加油,爱你们。😘

25号比赛日,收拾好东西下楼,又见到了广州同来的辉辉。原来他坐车坐过站,于是干脆到我的住处跟我汇合一起出发。比赛前没有时间吃正餐了,我们就去超市买热食填肚子。到达起点,先摆酷留影,辉辉更是到处跑去拍视频了😄。排队去上厕所,辉辉也不忘记摆个酷酷的表情。排队的过程中,又发现了石砚秀,好吧,赶紧拉着签名合照😄。



在1000多人的倒数声中,比赛终于开始,跟在石砚秀、东丽和Salomon国际团队身后,算是第一集团冲出了起跑线。比赛前我并没有太多的研究线路,虽然有一个基本的完赛目标,不过并未制定具体达到各个补给站所需时间和速度。所以,我完全是随性的奔跑,状态好就快一点,状态差就慢一点,我知道自己实力不会好过港百12小时的东丽,但是出发后我依然采用跟随战术跑在东丽和石砚秀的后面。


国际大赛的比赛氛围让我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在看到石砚秀超过东丽的时候,我也毫不犹豫的超过了东丽,在第一个大的爬升结束后,利用下坡速度我又超过了石砚秀。第一个赛段的路况实在太好,翻过足和田山后,基本上一直是缓下坡和平路,看看手表长时间保持在420-430配速,觉得有点可怕,这那是在跑山地超马,根本就是马拉松嘛。不过看到前后选手也都差不多这个速度,而且零星小雨气温偏低,跑这个速度也不觉得辛苦。17、8公里左右,石砚秀轻盈的脚步居然赶超上来,这也再次让我认为,现在的速度属于合理正常范围。在离A1不太远的一个拐弯处,我再次超过石砚秀。到达A1后,各项状态都非常好,参照珊瑚的补给方式,本场赛事第一次主要使用能量胶做补给,所以,只在补给站吃了一口食物,就立即出站了。

出A1站后,我依然保持较高速度。在去到A2和W1前,我基本上都是采用尾随并超越的战术。跟着前面一个或几个人的节奏,长时间奔跑。前面的人不减速,我也就不减速。但如果前面的人明显减速,我就会根据状态,超越他,然后独自跑一段,去寻找下一个跟随的目标。这种方法屡试不爽,到达W1的时候,排名已经从A1的46上升到A2的41再到W1的37。

出了W1前面就是天子山了,也就是后来最被大家诟病的23公里的超长赛道。天子山的雪见岳峰,也是整个UTMF比赛的最高峰1605米。雨后的天子山是让人敬畏的,我UTMF艰难的行程也是从天子山开始的。一上天子山就是急爬升,坡度非常大,基本上是很多地方需要手脚并用,甚至利用绳索才能前行。向上爬了估计不到300米,一个滑到,右腿根位置一阵撕痛,腹股沟拉伤了😭。因为坡度大,需要高抬腿,发现右腿高抬腿会拉着腹股沟痛,于是只能放慢脚步,改为左脚抬腿,右脚支撑。在停顿休整一会儿后,发现小步幅基本没什么影响,于是又继续爬升。我停顿的时候前面的选手早已不见踪影,后面有4个选手也超越了我,但爬升体力消耗比较大,选手们都比较慢,感觉右腿没什么大碍后,基本能够跟上这临时形成的5人纵队。天子山有几个小山峰,也就是有几次上上下下的翻越,我们经过天子山的时候,并没有下雨,但是之前的雨也已经让天子山的山路变得非常湿滑,上山需要手脚并用,下山则是不停的滑到,几个人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然后面的人滑倒,必定撞到前面的人。5人中好像没有谁能保持不摔跤的,我跌倒3次,还好没有再受伤。在通过最湿滑的几个路段后,有两人已经掉队,变成了三人队伍。再前行一段后山路坡度开始变缓,我看路况变好,手表也显示完成了十几公里,A3赛道过半,接下来应该全是下山的路,于是稍微提速,超过前面两人,离开队伍独自前行。不多久就见到大段大段天子山独特的的阶梯,不同于香港的木板阶梯,也不似国内的水泥石板阶梯,基本上都是利用圆木做的。虽然没走过类似的阶梯,但我高频率快节奏下山的习惯,在天子山的下山路段依然可以保持较快的速度。在阶梯路段又超过1人后,来到了平坦的盘山路。

手表在w1之前可能有一点漂移,但是从w1开始计算,我已经完成差不多20公里,理论上说,也就还有几公里就可以看到A3补给站了,于是没有继续节约喝水的打算,想喝就喝。哪知道组委会修改的线路导致这段路距离延长了,事后才知道组委会还刻意延长A3关门时间一个小时。沿着路标向前,一路小心的观察可能出现的补给站。持续跑了10公里后,水已耗尽但仍未看到补给站。手表显示总距离已经82公里,相当于本赛段至少已经跑了30公里。实在担心错过A3,于是向路边指路的义工老人问路。可惜对方不懂英文,于是干脆微信电话给曾经日本留学的国内朋友,朋友帮我问了半天,告诉我说这个老人只负责在这里指路,其他情况他一概不知😥。

正在犹豫中,见一个日本女选手路过,拦下来问问情况,对方直接告诉我前方是A4,A3点早已错过了。我一下子慌了手脚,害怕是我英语不好,沟通出问题。于是再次给国内朋友电话,日本选手也再次跟我朋友确认A3已过,前面应该是A4了。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稀里糊涂就信了,已经没有水了,肚子又饿,想想自己可能要回头走7、8公里很是崩溃。错过补给点,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赛前的目标,失去了激情,慢悠悠的换个头灯,在微信里跟朋友嘟囔着怨气,开始往回走。这次返回却让我直接忽略了指路老人的存在,沿着大路走向了一个根本不是赛道的方向。如果我要是冷静点,就不会偏离赛道,而且只要稍微仔细想想也可以发现那个日本女选手搞错了,因为W1过了是A3,A3过了是W2,然后才是A4。所以,那个日本选手可能是错吧W1当成了A3,然后把A3直接当成了A4。😰

幸好迷路没多远,就迎面遇到一个开车过来的日本义工(巡场的?)。可能注意到了我不在赛道上,而且方向不对,就停下来问我情况,我说我过错了A3,然后他赶紧下车,告诉我A3是在反方向2、3公里处。还在地图上给我指明我当前所在位置。我告诉他我手表显示已经过错A3,但他反复强调我方向错误,确认我并未到达A3。好吧,那时候的确没水,不管前面是A3、还是A4,去到了再说。于是再次折返掉头,最后在我手表显示87公里处,我到达了A3。但也为此浪费了近半小时时间。(赛后很多人都反映这个A3赛段长度已经超过了30公里,A3赛段也因此成功关门选手近7百人,创造UTMF历史最低完赛记录😶)

A3到W2再到A4都是缓慢上升,未受A3迷路太多影响,继续保持自己的方法和策略赶路,在这段路上慢慢的又超越了几个人,好多人应该都是在我迷路的时候超越过我的人,都是日本人为主,每次经过他们都会礼貌的打个招呼。

到达A4换装点,评估了鞋子,觉得新买的TNF Ultra TR II还很尽责,没有不适现象,于是放弃换鞋计划,只换了双袜子,补充能量胶及其他食品,最后还去做了一次大的排空。这里不得不提到日本人认真负责的态度,我把装备放到补给处,去大解。花的时间稍微有点久,义工觉得不放心,找了医务人员过来。我刚出厕所,医护人员就问我有没有什么不适,可能由于疲惫掩盖了腹股沟的伤痛,我告诉医护人员没事,忘记找她要镇痛化瘀的喷雾。😂

A4出发到达A5前有一大片鼠尾草种植地,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鼠尾草,而且晚上太黑看不清,只觉得这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地,要是白天经过会非常的漂亮,雨后的鼠尾草挂满水珠,跑过之后,鞋袜全部湿透。但是在鼠尾草地里穿梭却是一个别样的体验,特别是后来看到跑友们贴出的照片,更是觉得能在这么美的赛道上奔跑真是一种幸福,UTMF赛道的多样性和丰富性由此可见一斑。😊

(感谢流浪者和坏人伟提供以上3张照片)

在A5休整的时候,除了觉得有点疲惫之外,并没什么问题,只要步子迈的不是特别大,大腿根部拉伤也未带来多大的影响,再次忽略了找药物处理腹股沟拉伤的事情。出了A5后不久,就开始不小的爬升。在爬升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拉伤的腹股沟的影响了,右腿不能抬腿过高,高抬腿和大的跨步,就会拉着腿根部隐隐作痛。不过上坡本来就累,不需要太高的频率,适当调整上坡的姿势,也还没觉得有多大影响。大概完成一半路程,爬完土路的坡后,开始进入有大量火山灰碳颗粒的路段,这时候没有大的爬升,但路面也是起起伏伏。在一个小下坡向下冲的地方,可能步幅较大,再次拉到腹股沟的伤处。这次明显感觉异常疼痛,在调整一下后,只能徒步前进了。这时候天已经全亮了,路况也越来越好,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再跑起来。心想走走吧,哪知这一走,就是2个小时。😥

在比赛前我跟朋友说,这次UTMF我担心两件事,第一前面跑太快把自己拉爆了,第二就是受伤。从里程上来看,已经完成了100多公里,体力没有发现问题,前半段跑太快拉爆自己的担心并未发生,但是受伤的事情却不幸言中了。50公里左右上天子山没多久就拉伤腹股沟,但那个时候并未觉得多严重,稍微休息下,就又可以随便跑。但这次再度拉伤就不一样了,很明显的感觉到无法高强度的继续比赛。在徒步了一个小时后,精神上已经快要开始崩溃,毕竟后面还有60多公里的路程,虽然我几乎从来不考虑关门时间,但是我觉得在受伤的情况下,60多公里山路靠徒步是很难按时完成的,有种UTMF正逐渐离我远去的感觉😰。我拿出手机,跟CBN的跑友聊聊天,寻求些许安慰。将近2个小时后,接近A6补给站,摄影师在第一时间扑捉到我的时候,我其实是非常辛苦并且精神失落的。

但是当我听到义工的欢呼、看到摄影师、看到前面即将抵达的补给站,再想想朋友的鼓励和安慰,我又突然变得坚毅起来,我觉得这不会是我的终点,我至少还可以走到下一站。💪

进入A6本想找点药品处理下,但是跟日本人说半天也说不清楚。看到旁边Massage字样,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冲过去直接躺了下来。我不是疲劳,不需要彻底的按摩和放松肌肉,我指着受伤的腹股沟和大腿,让按摩师只给我局部按摩就行了。很感激A6的按摩师,非常专业也非常有的放矢的按摩了15分钟。👍

22分钟后我出站了,但从出站排名看我已经从A5的51名下降到了70名。百公里后选手间间隔已经非常远,但我却被近20人超过了。按摩是有作用的,A6出站已经觉得疼痛不是很明显了,步行一段后竟然可以小跑起来,虽然不敢大跨步快速奔跑,但是基本上是可以跑的了。而且跑起来也不会觉得很难受,轻微的疼痛在运动中,基本上是感觉不到的,我甚至认为我可以随意跨步和跳跃了。虽然如此,但我还是尽量保持均匀的步伐,避免再次刺激已经受伤的腹股沟。

A6到A7比较短,而且基本上都是缓慢下降,可以小跑。到达A7后感觉状态还好,上了个厕所匆忙补给就又出发了。

根据之前得到的消息,A8段线路是做了修改的,应该是绕过了一段山脊,改走山中湖湖边,那就意味着平路为主,哪知道出站没多久就开始爬升。后来仔细看地图,才知道新线路前半段也还是在山里,任然有不少爬升的,只是后半段改道成湖边了。开始爬升路段的时候,体力也已经有所下降,但伤腿没捣乱还是庆幸,依然有节奏的一个人独自爬山。爬到顶端时看到一个选手已经累得坐在地上休息。我爬升速度不算太快,通常我都留些体力在下降部分,以便保证下降路段的速度。果然,在沿着山谷下降的时候,拖着伤腿并不算太快的速度,我居然还超过几个选手。

终于下到山中湖边的平路路段,对于已经完成130多公里的选手来说,体力都不会太充裕。这段平路有5、6公里,平时可以非常轻松的跑完,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能跑起来就已经不错了,配速神马的都是浮云。进入平路路段,我视线范围内有3个选手,个个都在咬牙坚持。我腹股沟拉伤这个时候还算是正常,基本没有明显的疼痛。于是我对自己说,能跑就尽力跑吧。如果伤势加重,到时候就想跑都没得跑了。在这段漫长的平路跑中,体力消耗其实相当快,不过基本没什么停留,坚持跑了下来,又成功超过2个选手后进入了A8。

官方在A8要检查强制装备,我被抽查了包重量(要求超过一公斤)、雨衣、详细地图以及保温毯。那个时候我非常担心检查到一次性水杯,因为我的水杯正好在A4换装点整理东西时没有放好,出A4后不久就弄丢了,一起丢的还有一张简易的随身地图。手机里面有完整的详细地图,应付检查没有问题,但是查看爬升和距离情况反而没有简易地图直观好用。所以我基本上都没看过手机地图,每到达一个补给点,我都是微信询问国内在线关注和支持我的朋友们。A8强制检查装备非常严格,如果发现有装备缺失,会被强制要求退赛😢,据说有中国选手在这个点被劝退,所以国际大赛,还是老老实实把所有装备带齐的好。幸好A8只是抽查,并非检查所有装备,虽然丢了水杯,但也侥幸过关。

A8有好喝的肉汤,连续干掉几碗。然后准备按摩一下,这次不仅仅是想要缓解腹股沟可能出现的问题,也是想真正放松一下肌肉。毕竟完成了近140公里后,肌肉也非常的疲劳了。现场只有一个按摩技师,等正在按摩的选手按完后,才发现还有一个选手早就排好队。考虑到等他完成按摩再给我按摩,时间浪费会太久,于是换了一双全新的袜子,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出站了。

这次出站先走了一段,缓和一下刚才一直处于大强度的奔跑。开始爬升石割山的时候又开始下起雨来,不过石割山并非天子山那么多土路泥浆,也就不会太滑。而且前面部分相当的平缓,上山也是相当容易。但是靠近山顶的后面部分爬升明显变得很陡,而且路况开始变得复杂。几乎又是手脚并用半攀爬模式,受制于地形大跨步在所难免。腹股沟拉伤的右腿自然成了软肋,开始影响攀爬的方式和速度。A8-A9仅仅只有6.2公里,所以虽然不太好爬,但也很快上到山顶。在山顶义工的指引下,开始下山。A9补给站就在石割山山上,离山顶也就一公里左右。义工提示9分钟即可到达,但是看到陡峭狭窄且不规则的下山路,我是暗暗叫苦,在不受伤的情况下,我通常都是大跨步,根据地形寻找理想的落脚点,快速下山。受制于伤腿,现在只能小步伐下山。但是路况复杂,导致步伐不稳定、速度也不稳定,难免拉扯到已伤的大腿。当我花了13分钟左右到达A9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右腿拉伤的腹股沟又开始严重起来。😰

A9是个非常小的补给站,本想在这里再次给腿部做个按摩,结果被告之A9没有massage服务。无奈之下,只能随便抓点巧克力豆就又出发了。没有药物处理、没有按摩、甚至没做必要的休息。这次匆忙出站的后果几乎是灾难性的。

A9的海拔是1152米,没看手机地图,以为去到A10的路应该是以下降为主。哪知道出A9后,又开始无尽的爬升。爬就爬吧,拖着伤腿,上山比下山容易。左脚迈大步右脚迈小步,我爬起山来也不算太慢。

我显然是过于乐观了,前面要爬的山是杓子山,整个UTMF第二高山,仅比A3爬的天子山雪见岳低8米。前半段的爬升还算好,是比较平缓的土路,但越到后来也越陡峭,路况也越来越复杂。最后一两百米爬升,终于让我见到了杓子山山峰的真实面目。全是大石头,各种石头缝路,各种拉绳。

在广州训练的时候,龙洞路段也有拉绳上山的时候,不过比较简单。我有在从化老虎头、英德船底顶拉练过,其大石头路段难度并不见得比杓子山低,但爬杓子山是在雨天,这是之前从未经历过的,难度无形中又增加了。对我来说腹股沟拉伤的考验真正到来了,很多不得不迈出的大跨步拉着大腿根生生作疼。有的时候,我不得不停下来,用手帮助右腿抬腿。每一次跨步,都是艰辛的过程。从攀爬石头路开始,我的速度开始剧降,基本上是一步一步的挪着上山的。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很多熟悉的,曾被我超越的选手又一个个开始超越我。

在艰难上到山顶后,腹股沟已经非常痛,但是苦难远未结束,湿滑复杂的下山路段是更大的挑战。我经历过北京TNF雨后阳台山的湿滑、也经历过广州龙洞越野的泥巴大战。但那都是在无伤无痛的情况下的完成的,这次雨后杓子山的下山的体验是无法言语形容,因为伤后的体验是无法复制的。我要尽量防止自己滑倒,避免将已经受伤的腹股沟搞得更严重。如果再次拉伤到无法行走的地步,1597米的杓子山上救援将无法想象。站在山顶,我有点郁闷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着急上山。想那些都没用还是抓紧时间下山吧,天黑了就更麻烦了。我尽量拉稳绳索或者路边的植被,努力保证自己不摔跤。小心翼翼,每迈一步都尽量保证踩实踩稳了,这个时候我发现不仅仅是右腿大腿根痛,左脚膝盖下也开始疼痛起来。后来分析,应该还是7、8月份跑量不足,导致肌肉抗疲劳能力差,加上右腿腹股沟拉伤后,大部分路段都是依托左脚发力或支持。所以,左腿膝盖内侧肌肉开始劳损肿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左腿疼痛让下山变得更加辛苦。好在天还没黑,前后都没什么人,我缓慢下山基本上不至于堵在路上影响到别人。

好不容易完成陡峭湿滑的下坡路段,但跟A6前症状一样,已经完全跑不起来了,抬腿跨步就痛,只能慢慢走。半山腰见到两个日本义工,询问有没有药物,无果,只好自救。打开背包,拿出肌肉贴,在义工协助下,把左腿膝盖帖了一圈,伸伸腿感觉好受了不少。但是右腿腹股沟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云南白药喷雾我虽然带到了日本,却在比赛中忘记背了。问了义工告知还有6公里多的山路。于是收拾背包,继续下山。

宽阔而平缓的盘山下坡,没有比这更好跑的路了,几次尝试小步伐慢跑,都只能坚持几十米就停下来,体力没问题,但是伤痛却让跑步变得如此奢侈。不时会有选手从旁边跑过,不管累与不累,几乎没有人像我一样在下坡路上走路。走完山路是柏油路、走完柏油路是城市街道,平时轻轻松松的六公里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漫长。从白天走到夜幕降临,我已经无法掩饰内心的失落,打开手机看看地图,离A10还有好一段距离,再看看A10到终点最后一个赛段,还有个1300多米的山,如果继续又将是如何一场体验?而且最后一座山将会是在夜间进行,我这个伤还能继续吗?难道我要止步A10?各种负面情绪开始慢慢浮现。😰

为了省电,也是为了避免影响比赛,我手机一般都是飞行模式,只在进出休息站的短暂时间打开网络看看微信、微博。离A10还有两公里多的时候,我知道不能让关心我的朋友等待我的消息太久,是时候跟他们汇报一下我的情况了。

不仅仅是CBN和扬眉堂的跑友,就连北京二全也在关注我的消息,感谢有这么多朋友的支持,谢谢你们的关心。

看看手机,跟朋友牢骚几句,磨磨蹭蹭终于达到A10。抓了把吃的,然后立即进入aid要求按摩。这次伤痛不比A6,仅靠按摩貌似解决不了问题,怎么也得弄点药物才行。跟日本人语言沟通困难,于是直接给国内朋友电话,帮忙跟义工沟通。最后医生给我拿来了止痛片,并要求我在补给站停留30分钟观察效果。也许是伤痛加上能量胶的咖啡因作用,比赛开始到现在虽然已经差不多30小时,但我并不觉得困倦。于是在这30分钟里,我除了去上了一次厕所排空外,就是不停的在吃吃吃。医生也不时过来看看,问我是否能够坚持。我则反复强调,如果我发现我不能继续,我会返回到A10来的。

每一个选手在离开补给站的时候,站内的义工和围观的热心观众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给出站的选手鼓励送行。吃完止痛片30分钟,也就是我在A10补给站总共停留43分钟后,我也准备出发,也许只是错觉,但是我总是觉得A10 的观众特别多的,掌声也特别的激烈,我迈着腿,虽然疼痛依旧,但是却面带笑容小跑着出站了。😄

在夜色的掩饰下,我跑了100多米后,我停下来继续走路。一旦出站了,之前犹豫担心的心情反而变得坚定起来,不就是最后11.5公里吗?不就是最后一座山吗?时间大把,走也走完它。医生给的止痛片起效还真是有点晚,在补给站待了半个小时疼痛没有明显好转。不过好消息是它最终还是开始生效了,走了一段路后疼痛开始减缓。走到山脚时,已经感觉可以迈步小跑了,不过已经没有必要,因为我不想在爬山路段跑步浪费体力。在CBN群里报了声平安,我重新将手机打到飞行模式。也就在山路前进了几百米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想起了音乐,原来是一男一女两个义工站在路旁奏乐。曲调热情而具有活力,在安静的夜空给人无尽的动力。那时候我正好我前后都没有人,但音乐却持续了很久,让人非常的感动。谢谢这两位义工,非常感谢你们,你们在我最最需要支持的时候给我了最最有效的鼓励。后来得知义工吹的是电影《Rocky》插曲,Gonna Fly Now  (http://music.163.com/#/song?id=24779285&autoplay=true),歌曲名字跟CBN的口号Challenges Begin Now还有点像😄。

最后这个赛段的霜山比我想象的难度要低不少,虽然最高处有1302米,但是整个山上基本都是比较平缓的土路,没有太多直上直下的坡,并且也不怎么滑。唯一影响速度的可能就是大雾了。上到较高海拔的时候,霜山被大雾笼罩,能见度只有几米,几乎没有办法看到前方反光条。好消息是,这座山上义工非常的多,几乎每个分叉路都密布了好几个义工,赛道又基本上都是沿着山路小径前进,没有什么开放性的路段,所以虽然大雾,也不至于迷路。在一些下降较急的路段我干脆拿出另外一个头灯当手电用。在两盏头灯的光芒下,平路上我也可以小跑。

在止痛片的作用下,伤痛不是很明显,整个霜山花的时间并不算长就顺利的下到山脚,重新回到河口湖旁边,我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重新打开手机,向朋友们汇报我距离终点仅仅剩余3公里平路的好消息。山脚一个路边的老人见到我经过,跟我打声招呼,递给我两颗葡萄,既意外又感动。最后3公里平路跟之前A10情况完全不同,一路奔跑,虽然速度并不快,但却没有停歇。终点一点点靠近,2公里有路标提示,1公里处又有路标提示。

在通过河口湖大桥后,发现身后有两个人影在逐渐靠近,隐约感觉前面一个是日本人。虽然我知道目前的成绩和名次早已离我目标相差甚远,但是在终点前几百米的情况下,我依然不希望有人能够轻松超过我。那时我体力还算充沛,只是因为伤痛,不敢太过用力而已。既然有人追上来,那我就再快一点。在距离终点几百米处我开始加速,手表没电,无法知道准确配速,但是我估计终点冲刺配速应该已经在5分内了。😄

32小时49分55秒,2015 UTMF,属于我自己的第二个百英里,也是我越野跑以来,最曲折最辛苦的一次比赛终于结束了。这比我的首个百英里慢了近3小时。😂

赛前曾经开玩笑说这次比赛要抱珊瑚大腿,全程能跟上珊瑚的速度也就目标达成了。就在我刚刚冲线一分钟多钟后,珊瑚也冲线了。如果我知道珊瑚就在我后面一点点我肯定等着女神携手冲线了。越野赛总是充满各种不确定因素,特别是超长距离的比赛,你永远无法预估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

这次UTMF有一百多国人参赛,但仅有邢如伶邢姐一个中国人在女子50~59岁年龄组获得了第三名,可见内地选手的整体实力跟日本和欧美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恭喜邢姐,同时希望随着国内马拉松及越野运动的蓬勃发展,能有更多中国人在国际比赛中赢得尊重和荣誉。💪

以往UTMF比赛都是4月份举行,为了减少选手因为气候原因而导致失温的风险,今年比赛推迟到了9月份。哪知今年9月的赛事遇台风影响在雨中进行,官方虽然立即修改了赛道降低难度,但最终还是以41.5%的低完赛率创造了UTMF史上最低完赛记录。难得的是我们广州过来的5个跑友,全部顺利完赛,完赛率100%。👏

最酷统计的国内选手UTMF完赛情况(貌似没有统计HK选手)


比赛前2天

比赛中照片(摄影:坏人伟)

比赛后2天(摄影:鲜文敏)

比赛后2天(摄影:奔跑的猫女)

赛道修改后,对比赛具体的长度和高度一直有不同的说法,有跑友甚至说手表记录已经达到180公里,官方最初提交给ITRA(International Trail Running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172.1km/7625m+。但10月7号官方公告数据实际为170.3km/7889m+

本届UTMF我个人的比赛数据如下:

回想比赛,有激动、有失落;有受伤、有坚持;有悲伤也有欢乐。我要感谢茶多酚蜀黍、菜刀、黑莓、锋子、鹏仔等朋友提供装备上的帮助;感谢夕夕,rocking在出发前给我准备了很多药品;感谢Leá在赛前、赛中、赛后的关心和鼓励;感谢蜗牛在比赛中一直给我提供详尽的数据分析;感谢菜刀一直坚守在电脑前刷新数据更新微博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赛事的情况;感谢X辉事后专程赶到香港机场接我;感谢CBN队长TIM和在广州迎接我回来的CBN队友;我还要感谢所有关心和支持我的朋友们,特别是那些在我受伤后犹豫、失落、无助的时候给我鼓励安慰的朋友,没有你们我无法坚持到最后,谢谢你们!也正是因为你们,让这次赛事变得更有意义,更值得回忆。再次感谢,谢谢你们!😘

最后对UTMF赛事个人的几点总结如下:

1、日本人做事很认真,也很严谨,从强制装备到医疗救治;从赛道修改到关门时间调整;从路标布置到义工指引。一切为了赛事的顺利、安全、流畅的进行,努力做到了极致。

2、赛事补给比较丰富,橙、香蕉、年糕、面条、土豆泥、豆腐、面包、各种糖果、肉汤、巧克力等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不过可能是因为补给站场地有限,每个补给点食物种类不尽相同,有些补给点稍差一些。

3、赛道标记清晰,布置合理,义工认真,观众也都很热情,比赛氛围很好。

4、赛道路况多样化,土路、水泥路、草地、花海、阶梯、丛林、火山灰碳渣路、岩石路、城市街道等等,尽情展现了富士山周边丰富多彩的优美环境。(因为今年下雨,临时修改赛道后,水泥平路稍微偏多。)

总之一句话:UTMF(ULTRA-TRAIL Mt. FUJI)值得拥有。😄

(摄影:坏人伟)

(摄影:坏人伟)

(摄影:流浪者)

(摄影:流浪者)

(摄影:流浪者)

(摄影:坏人伟)

(摄影:坏人伟)


2015 UTMF 起点 (摄像:阿辉)

(凡标注出处的照片和视频均为征得同意使用的跑友作品,请勿随意复制转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