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

灰鸽:肆虐深超 被完赛的年终考核

这次深圳越野百英里挑战赛,据说赛中赛后参赛选手有一大坨一大坨的吐槽,没细细去关注。我呢,虽然在赛事中也被虐得不要不要的,但本身我就是去找虐的,哪来吐槽的理由。何况,咱不怎么喜欢吐槽。某些事,有啥大不了的呢。

 

这次比赛是临时决定的。首先要谢谢可爱幽默迷倒万千少女的一代天骄人气王茶蜀黍。11月底茶叔刚以优异成绩完成HK168,说想多休息一下,16年初还有超长距离比赛。于是,茶叔的名额让我去跑。不过话说回来,还是忍不住吐槽下茶叔。14,15年广马后总是要给他坑一下。14年广马后被带去撸火凤火,一帮人飞得忒快,让我一个人在后面慢慢挪回来。代跑深超也是15年广马之后的事,不小心又被虐了一回。

 

深圳不常去,但深超这条线路的前100K年初已走过。当时,赛事主办方举行一次体验赛,青蛙童鞋忽悠我去,于是也很愉快的被忽悠。只因14年英德马我俩组队,蛙被我拉爆拉抽筋,然后又被弃尸荒野,我飘飘的然离他远去。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嘛,呵~~

 

年初110K体验行时,我们是这样的。边走,边拍,吃吃喝喝…

1

回到这届深超。165公里,爬升约8000,自西向东几乎完整地贯穿整个深圳。

2 3 4
CP1的赛道比较简单,14K大约1个半小时搞定。重头戏在CP2三水线。这段16K的线路,花了整整 5个小时。是的,你木有看错,5个小时!之前走过一次,它的残虐是有思想准备。只不过,当时是白天路过,而这次则是凌晨。很少跑夜路对于比赛时有一定影响。关键还是在于雨天过后及大雾天气状态下的这段赛道的纵享丝滑。白天路过时没摔过一次的我,晚上摔了十几二十次。虽然没受伤,却是摔得完全木有脾气,内心还有数万个草泥马 飘过,最后都成了山野孤魂。也是因为穿了朋友放在我家的不算是越野鞋的鞋子,防滑性够糟糕,上坡下坡都极其费力。CBN的队友在这段路都超我远去。

 

三水线要越过三十四个山头。黑夜中望着连绵不绝爬不完的坡,当时我内心是无比奔溃的。背包里的补给原本 计划着能够用到CP3或CP4,结果体力消耗过大,没到CP2就已消灭干净。CP2关门时间是早上6:30,虽然在5点只剩8K,当时看来在关门前抵达的 可能性还是很低。与偶遇的一跑友一步一步的挪动。下坡太滑不好跑,随时可能摔跤,上坡更是得爬。越过一个个山坡,往后看很远的山头都还有一大片头灯亮光。 当时调侃,就连我们都很难按时到CP2,后面一大波人怎么办。明显在我们前面,全程加半程的人数只有二三十人。赛事变得相当有趣。

 

脚板微疼,有起水泡的迹象,但还没多大影响。时间紧急,体力欠缺,只能和跑友悠悠地爬完前头连绵的山 坡。后来终于碰到坡顶一赛事指引者,说接下来4K都是下坡,于是调整情绪与步伐,加速跑下坡。尽管不断在跑动,到CP2的时间已是7点,比原定关门时间晚 半小时。不知是否算是幸运,举办方CP2延迟1小时关门。稍微松了口气,想着若是CP2就被关,真会成为一段越野黑史。也相当对不住茶叔的样子。

 

CP2的补给倒确实是做得不到位。参赛者无疑在这段路都消耗巨大,但补给点的小面包香蕉橘子水,明显不 够用。差不多时间抵达的参赛者有部分已决定退赛。后来,听说后面迟到的有一两百人在CP2直接退赛或被关门。可见,这段路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有多虐。就连 第一个通过CP2的,也只是比关门时间早40分钟。

 

身体那时是无比疲累。用街机游戏来解释就是,已处于血已见红、再挨一两拳就已被KO的状态。补给完,还 是继续往前,与原先的那跑友慢走加小跑。原先他在前面一点,后来爬坡到CP3半程附近,让我安慰的是,虽然膝盖有明显疼痛感,但体力已恢复七八成,然后超 了跑友,自己一个人往前追赶时间。这时的我,情绪各方面都已平复,想着自己是来找虐的,心安了,不再理会前面的路有多难走。

 

当然,接下来的路并不难,还是隔一段时间便能超越一两个参赛者。比赛嘛,说实话,除了挑战自己,对于超别人我还是很感兴趣的。说不追求成绩,这是装X或已完全脱俗的跑友会这样跟别人讲的。而我,在比赛中,要么就慢慢跑完,要么在能力范围不断超车。

 

在50K附近,终于碰到CBN的一位队友锋子。只是他说膝盖带伤,准备在前面大梅沙下撤。反正我也不 急,就一起走一段路。然后锋子童鞋拿出两个果冻,两人doubi的坐路边吃喝玩自拍。更加感动的是,锋子童鞋帮忙带走一部分用不上的装备,还换了TNF的 鞋子给我,后面才能继续跑下去。不然就算可以跑,也会把脚板虐得不像样。穿上TNF鞋,和锋子道别,继续奔跑。确实,好些的鞋子能让脚下生风,一直到后面 120K附近都能让我奔跑自如,毫无违和感。

5

之后一大段的细节不表,没啥特别,就是不断赶路、超人、赶时间。CP爬不完的梅沙尖阶梯值得一提。年初 的体验行,和青蛙他们是在深夜路过的梅沙尖。那时是困累饿,爬着阶梯就抱着路边的树都差点睡着,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才到顶。这次准备爬阶梯时,掏出手 机聊微信,跟CBN群友们胡侃几句,聊着聊着似乎到顶了,跟群里讲一声准备冲下阶梯。谁知,又看到一座差不多高的阶梯…如此反复,每次以为到顶了,下 去一段又会看到阶梯爬升。记不清有多少次,最终还是征服了梅沙尖。在尖顶又接近体力的极点,虽然风大雾大温度低,还是坐那咪了5分钟。之后下阶梯,跑平路 及至少6K的盘山路。这时脚不大适应硬水泥盘山路,跑跑停停数次才跑了下来。

 

然后是爬升900左右的梧桐山。爬升高倒不是问题,放缓速度还是较轻松爬完土坡及阶梯。在坡顶见到几个 赛事志愿者,在低温下站了几个小时,也是苦了他们,但他们还是很热心给予指引及打卡。此处应该有10086个赞。下坡的2K路极陡滑,不清楚别人怎么下 的,我是一步一步挪下去,没法跑。这之后的路有点像广州帽峰山那边,比较适宜奔跑,赶在6点天黑之前抵达半程梧桐山终点85K处。(附年初的梧桐山顶)

6

更换存在半程的物资,只是没把锋子的鞋子换回自己原先习惯的Brooks厚底越野鞋,是个失误。补给完 毕,接下来是断稍带缓坡的12K绿化带。状态还极好,很长一段都能跑进5分配(自己估算)。虽然看着轨迹,因这段行人多路标破坏严重,还是来回跑错了3K 的路。接着顺利抵达CP7东湖公园。饿得很又不想吃小面包,而接下来一段路是在市中心,于是到处张望,进一家饭店吃了碗牛腩粉。不然,饿着肚子,哪跑得起 来。饭店出来碰到志愿者,带着跑了一段路边不明显的路段。他们就在这几K的路边来回接人,带跑。此处也必须点赞。

接下来能超的人已不多。志愿者告知前方大约10个人已离得比较远,我也清楚后面继续跑的不会超过5人。 意味着接下来很长一段夜路,我将前后看不到人。可别说,虽然没那么胆小,但经过山路及一些新建又无人居住的建筑物时,心里还是难免发毛。不像其它比赛,能 够很清楚知道前方及后面还有一大批参赛者。

 

120K附近,明显感觉两边脚有起泡,脚板渐疼。在前面一路段躺了会却没睡着。结果是带着疼痛边在硬石 板路边跑边犯困,到最后演变成,明明是跑在路左边,摇摇晃晃地突然睁了瞎眼,却发现跑在路右边。在夜晚的山路,是不可忽视的危险信号。只能强忍着,尽量提 起精神晃荡到127K的CP12长岭坡。还需提及的是,这10K左右的路主办方考虑到参赛者人数已少,安排志愿者陪跑了一段。这个应急措施值得称赞,对于选手也有很大心理安慰。

 

义工搭了帐篷在CP12。此时状态全无,加上脚疼,借帐篷睡了一两小时到天亮。醒来虽然精神不错,疼痛感仍在,离前面的10名选手又远。决定不再跑下去。和在此处下撤的跑友坐公交到终点。比赛就此告一段落。接近CP12的我是酱紫滴…

7

抵达终点取包。举办方还是把奖牌及奖杯发给我们,奖杯上写着“全程二十强“。我也欣然接受了物品,脸皮咱还是不薄的,哇咔咔咔。即使没跑完也无甚遗憾,就是辣么不小心拉黑了茶叔的良好参赛记录。茶叔,有话好好说,别打我,膝盖已跪…

8 9

故事的最后,当然是回广州吃吃喝喝洗洗睡…

PS.:这次没有跑完14年HK168后长时间的厌跑情绪。大概是没跑完剩下的30几K,没把自己虐得 不像人样。赛道够虐,体验得差不多已足够,不用为了完赛把自己拼得伤筋动骨。我的原则是,水泡淤血皮外伤都没问题,以受重伤换取比赛成绩不可取。长跑长 有。如果非有人来指责木有完赛,我会说,”丫的,你来跑试试看。”

10

用绳命拍照的义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