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

矗立着就是一道风景,追寻着就是一次朝圣

“如果没有人们的期冀存在,就不会产生信仰。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人的存在,山也只不过是地球上突起的一个事物。正因有了人在此生活,山成为一种文化。”

在日本,山伏原为佛教用语,指僧侣通过爬山及各种苦行来获取山岳自然灵力的修行之路。自此演化,出现了诸多山伏修验者,他们可以是任何人,任何对山存敬畏之心的人。亦如,每年去西藏转山的人们,选择最佳的日子,一路朝拜而去,和日本的山伏实则相似…

​每一次越野比赛,又何尝不是一次朝圣之旅,在茫茫的山林间,旷阔的天地中,虽有众人,亦如一人,是自我向大山的心灵扣问——参赛前,压缩衣裤、号码簿、补给物质、眼镜、越野帽与越野包、急救药物等等,悉心备好,早早入眠,向往次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的静澈洗礼后,去朝圣,去野,去浪。

第一次知道, 50公里的距离=80000多步的每一步记录。

2

从天晴到打雷闪电暴雨,糟糕的天气下,和泥巴玩了足足11个小时20多分钟,每一步都走得别具意义:

​最开始水泥路上坡,失策地没有拉开距离,选择快步走,导致后面两个路段被堵许久,这段路让我懂得以后越野赛开始还是不能开始太安逸,只有先进山,才有可能缩短后面被堵的时间;上台阶,用了登山杖,采用导师们教的使用方法,看着自己超了一个个的男选手,心里暗喜,借助有效的工具,节省力气又能缩短时间,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CP4过后,有一段丝滑路段,这次做好充足准备(压缩裤+短裤)的我,果断选择臀降,特殊路段的特殊处理,对于这样的路段,我觉得臀降或许是最安全最快的下降方式,明显感觉自己的臀降技能又升级了好几个档位。

朝圣的路上,一个人,却又能看见别人,或许是最大的礼貌。

3

大山里,我们是一只只奔跑的精灵,是一个个虔诚的信徒,纵情而不肆意,大山永远不是私藏物。正因如此,越野比赛中,懂得越野的礼仪规范很有必要。

这次,我看到了几种状况,跑得慢的一些选手,明明可以往旁边站一些,让后面跑快的选手往前,但却仍然堵在路中央不让路;用绳子下泥路的时候,没有看上面是否有人也在拉绳子,猛力地撤绳子,把其他选手打倒在地;随手把垃圾扔在一旁,而不是选择放回包里带下山…

感谢你们,如御师一般,守护着从大山里回来的我们。

4
(CBN越野的义工们)

印象最深的是这次的志愿者们,从CP1到CP5,还有好几个固定位置蹲点,蓝天救援队们,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他们固守在不同的地方,为我们带来足以果腹的补给与安全保障。虽然,选手参赛辛苦是固然的,但在同一个位置,从第一名到最后一名,个个向他们迎面而来,再挥手离去,留下来的却是他们为选手们用心服务的执念。

回程经过一个极其臭的的村子,一路小跑过去,等到拐角位,看到竟有位志愿者撑着伞蹲在一旁,“上山路滑,注意安全。”当时我只是诧异,天啊!这么臭的地方,怎么还要让人在这里蹲点,还只有他一个人,蹲就蹲吧,怎么也没个凳子,回了句“你真的辛苦了。这么臭的地方。”如果不是为了比赛,我感觉自己可以和他一起吐槽吐到天亮的样子。

它就在那里,你不去,它不走,可你永远都不懂。

公司没有跑步的氛围,大学同学和好多圈子的朋友也都只是对跑步知之寥寥,于是,经常有了下面的对话:

对话一举例

A:“你跑步啊,跑半还是全?”
33:“全。“
A:“全马?变态啊。40多公里,那去东风日产开会,你别坐车了,直接跑过去吧。”
33:%%&*#一脸懵逼ing
5

对话二举例

B:“80000多步?你是干嘛?

33:“龙洞越野赛啊,50公里,玩了11个多钟。”
B:“玩11个多小时?!你干嘛这么虐自己?有什么好玩的。好好的一个女的,把自己整成男人一样,干嘛呢!自虐狂是不是?还不如劈酒呢。”
33:#¥%&*可以一边劈酒,一边跑山吗?不能兼得吗。
6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在不其中,就没办法理解当中的乐趣;如果不在其中,他们说出的话也只是给他们自己听的,说什么,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

7

下雨天的朝圣之旅,玩泥巴玩得很开心,至少这是我难忘的第一次50公里。

8

​我会永远记得那个浑身满满泥巴的自己,那个看着前方一路勇敢的自己,那个成功完赛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